奶茶app福利在线下载

鼻翼微微一动,周弘文用手轻轻的摸了一下鼻子,他嗅到了空气中的血腥味。

“赵长官,你们有人受伤?”

转身看着身后的赵世勋,周弘文随口问了一句。

“有一个,伤的不轻。”

事情既然已发展到了这里,赵世勋便也不在隐瞒。

“我能进屋看看受伤的壮士吗?”

看了一眼天宝把手的屋子,周弘文等待着赵世勋的许可。

“天宝,让开门口让周先生进屋。”

“不行!他是这的维持会长,是汉奸!俺不相信他!”

看着倔强的天宝,赵世勋的脸色一暗。

“你不相信有用吗?人家要是想出手,还用等到现在?赶紧让开!”

听着这一语双关的回答,周弘文微微一笑。慢慢的走上前,上下打量了一下面前年轻的八路军战士。

清纯又粉嫩的黑丝MM写真

“小兄弟,我周某人虽然当了这维持会长,但却没忘了自己身上流的是什么血。你大可放心,我不仅不会加害你们,没准还能略尽绵力……。”

天宝不识字,虽然没怎么听懂周弘文的意思,不过他还是不情愿的挪到了一边。

掀开帘子走近屋内,周弘文先是看到了躲在火炕下的老刘头两口子。

“周……周老爷……!”

老两口看着忽然进屋的周弘文,一时语塞呆在了当场,随即下意识的就跪了下去。

看着蹲在地上瑟瑟发抖的二老,周弘文赶忙走上前将二人扶了起来。

“二位老人家这是干什么?快起来,快起来。”

“周族长,我们……我们。”

看着一脸和善的周弘文,刘老汉忽然感觉自己舌头开始打结,性格外向的他竟然开始结结巴巴起来,甚至紧张的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。

作为一个在周村生活了大半辈子的老人,周家世代的佃户,刘老汉对周家的敬畏已经深入到了他的骨髓里。

此时见自己的秘密被对方发现,周老汉一时间心虚到了极点。

用力将对方扶起来,周弘文拍了拍二老的肩膀。

“刘叔刘婶,你们这是干嘛?”

“族长……,我们……我们。”

示意二老不用再解释,周弘文忽然大大方方给二老施了一礼。

“啊呀……,这可使不得,周族长您这是干嘛?”

见周弘文给俩人行礼,刘老汉夫妇更是惊得差点再次跪下。

“刘叔,婶子。你们二老不畏艰险,收留八路伤员,当得晚辈这一礼!”

“这……这可怎么好呢……。”

……

郑重的一礼后,周弘文看了一眼蹲在炕上持枪戒备的黑娃和大庄以及老何,目光在黑娃手上的机枪上晃了一下后,最终停留在了头上担着湿毛巾却依然昏迷杨成虎身上。

“这位八路兄弟伤情怎么样?”

看着腿上缠着厚厚纱布的杨成虎,周弘文轻声问道。

“都昏迷了一晚上了,这会人烫的跟火球似的,咋也叫不醒……。”

刘老汉看着昏迷的杨成虎,叹可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,哀伤的眼神中,仿佛在看着自己的儿子。

听到这,周弘文走过去摸了摸对方的额头,随后又看了一眼还在渗血的伤口。

“这怕是伤口发炎了吧,我听说这枪炮伤最怕的就是这个。”

看着杨成虎高高肿起的左腿,周弘文说出了自己的担心。

“哼!还用你说……俺营长都烧了一天一夜了……。”

冷哼了一声,天宝把枪放到墙根立好,随后走上前拿起水桶里的另一条湿毛巾重新盖在了杨成虎的额头。

看了一眼心事重重的天宝,周弘文倒是没在意什么。

转过身看着身后无言矗立赵世勋,周弘文示意二人出去说话。

来到外屋,周弘文眯眼摸了摸自己的胡须,随即沉声说道:

“赵长官,我看屋里面哪位兄弟烧的不轻,若是在得不到治疗,怕是有性命之忧啊。”

闻言看着对方,赵世勋心里一凛。

难不成眼前这位想要帮助自己?

想到这里,他立刻试探性的说道:

“周先生,我们也是没办法。无医无药之下,也只能如此了。”

说明了自己的难处,赵世勋神情郑重的看着对方,等待着对方的答复。

果然,听到这些,周弘文转头看了一眼屋内,随即仿佛下了什么决心一样、

“唉……,山河破碎,周某也是常常深恨自己不能为国效力。

这样吧,我那里还有一些以前收购的西药,一会让刘叔跟我回去,我让他你们带一些回来。

至于这西医大夫,这个就恕周某无能为力了。”

听到对方愿意给一点珍贵的西药,赵世勋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!

“周先生……大恩不言谢!请受赵某一拜。”

说到这,赵世勋不由分说,直接深深一礼。

……

“唉……,赵长官这就见外了。我也是个中国人,为抗战救亡尽一份力也是我的夙愿。”

扶起赵世勋,二人又说了几句闲话后,周弘文便告辞带着刘老汉离开了。

临走前,周弘文告诉赵世勋,日伪军这几天正在这一代反复搜查,要他们尽量不要轻易离开村子,最好是先在这里住几天再说。

至于赵世勋担心的安全问题,周弘文告诉他大可放心。周村出了十几户是外姓人外,绝大多数都是周家一族的村民。

他周弘文在外面也许不好使,但在这周村,他的话那就是一言九鼎。

……

送走周弘文一行人后,赵世勋和老何商量了一下,最终决定相信这个周弘文,暂时先住在这里。

没办法,杨成虎如今始终昏迷不醒,带着他大家根本没法转移。况且他如今高烧不醒,如果再得到不药物治疗,那即使里是逃出这里也是白搭,弄不好就得死在路上。

和老何商议后,赵世勋决定做两手准备。由自己带人留在这里等待周家的帮助,而老何则返回县城联络李春凤他们,看看能不能搞一点消炎药回来。

……

周府,西院的一间偏房内。

拿起手中的丝绸肚兜闻了闻,方勇露出了一阵迷醉的神情。

紧紧的将肚兜握在手里,他端起桌上的酒壶,忽然仰头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。

“哟……,方兄弟这是怎么了,自己在这喝闷酒呢?”

听到乔庸的声音,方勇赶忙将手中的肚兜胡乱塞进了怀里。

站在门口的乔庸看着方勇手中的小动作,脸上狡猾的笑了一下。

“乔管家,你不是替老爷准备秋收的账目的去了吗?怎么有空来我这里。”

略显尴尬的看了一眼乔庸,方勇左右而言他的说道。

呵呵一乐,乔庸迈着八字步走到桌子前,自顾自的坐了下来后,随手将一个食盒打开,取出了几样小菜。

“怎么?方兄弟连杯酒都舍不得请我喝吗?”

闻言冷哼一声,方勇随手拿过一个杯子,给乔庸满满的倒了一杯。

“乔管家说笑了,我方勇虽然没什么钱,但小气二字可跟我不沾边!”

没有在意对方的言语,乔庸端起酒杯看着方勇的眼睛说道:

“来,哥哥我敬你一杯,祝愿你早日飞黄腾达!”

就这样,二人你来我往,推杯换盏之下,没多久就喝了不下一斤半的白酒。

酒过三巡菜过五味,见方勇的脸色已经红成了猴屁股,乔庸眼神一转,知道时机差不多了。

冷不丁的,乔庸忽然将方勇藏在怀里的肚兜扯了出来。

“呦呵……方兄弟,这不是女人的肚兜嘛……。”

看到自己的心爱之物被对方抢走,方勇的脸色立刻拉了下来。

“乔管家,你喝多了吧!”

看着愤怒的方勇微微一笑,乔庸忽然凑上前小声的问道:

“方兄弟,这个东西是梅夫人的吧……。”

闻言一愣,方勇忽然脸色一变,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。因为用力过猛,竟然差点将桌子都掀翻了。

“哎呦喂……,兄弟别急,别急啊。”

“乔管家……,这个玩笑开大了吧。”

……

看着怒视自己的方勇,乔庸赶忙伸手将对方拉到了椅子上。

“来来!坐下,坐下,哥哥没有别的意思,兄弟你急什么啊……。”

看着冷脸坐到自己身边方勇,乔庸拍着对方的肩膀,忽然长叹了一声。

“自古有情人难成眷属啊……,哥哥我在周家一干就是二十年,兄弟你心里的苦啊……哥哥我能不懂吗!”

听到这,方勇的脸色一暗,随即眼睛就红了。

“……不……是我方勇没那个福气……。”

看到方勇的眼睛里有泪水在打转,乔庸赶忙给对方倒了一杯。

“好兄弟,哥哥知道你心里苦。来!借酒浇愁吧……。”

又是半斤酒下肚后,方勇的脸色越发的潮红起来。

“老哥哥……从我爹到我这,我们父子俩在周家两代为仆。虽然在外人看来我方勇混的人模人样的,可我心里苦啊……,我他妈其实就是个下人,就是个家奴啊……。”

说到这,方勇看着手里的红肚兜。一想到自己的心爱人被那个老东西夺走,方勇心里的恨意瞬间就成了滔天巨浪。

见对方将拳头攥的咯咯直响,乔庸嘴角轻微了抽动了一下。

“好兄弟……,俗话说的好,这夺妻之恨,不共戴天!

你怎么能轻易就这么忍了呢?”

……,感谢书友们的支持!

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