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瓜app在线下载地址安卓

……

“咚咚…!”

敲门声突然响了起来。

徐君明挥手把三样材料收入法袋,撤掉门上的禁制。

“进来吧!”

刘德化推门走了进来。

“徐师兄,我又来了,没打扰吧?”

“我能说打扰吗?”徐君明摇了摇头,“请坐吧!”

“嘿嘿,多谢师兄!”

毫不客气的坐下后,刘德化把自家师父给的盒子拿出来,揭去上面的封印。

感受到其中浓郁的火焰灵气。

“这是…?”

夏日午后私房照

“师兄请看!”

把盒子推倒徐君明面前。

既如此,也就没必要客气了。翻开盒盖,六寸见方的盒子里,放了一块通体赤红,内中烟霞流转,大体呈正方形的石头。

“这是火灵髓?!”

徐君明语气中透出兴奋。

火灵髓是地下岩脉被地火煅烧三百年,才会诞生的一种灵石!其中蕴含强大的火焰精气,是洞真中品的灵材!

“师兄好眼力,正是火灵髓!”

徐君明拿到手中,把玩一番,过了过瘾后,放回去。

“你想让我帮你祭练法器?”

“师兄果然聪明!…我想让师兄用这块火灵髓帮我祭练一方‘神火印’!”

神火印,其实就是茅山镇派灵器‘九老仙都神火印’的简称。茅山弟子,不少都艳羡这宗宝贝的强大,就照着祭练一方,作为自己的本命法器。

不过,不到灵器,谁都不好意思把自己的宝贝叫做‘九老仙都神火印’,都以‘神火印’代称。

徐君明点了点头。

“我可以帮你祭练,但余下的材料要算作报酬!”

修行界代练法器,规矩便是七三分配。七分材料炼宝,三分材料做报酬。若是拿来的材料祭练完后剩下的不够三分,那委托祭练的人要提供一定的补偿。

这火灵髓大小将近六寸,按照‘神火令’中记载的‘九老仙都神火印’的祭练要求,只要三寸九厘!剩下的足够了。

“规矩我懂,师兄尽可放心。不过这‘神火印’,师兄只需祭练四重宝禁便好!”

徐君明目光一闪,很显然,这是不太信任他的炼器水平!

不过也可以理解,毕竟‘火灵髓’难得,谨慎点也正常!

看他点头,刘德化继续道:“师兄,我多长时间可以拿到‘神火印’?”

“半月便好!”

“半月?你确定?”

徐君明肯定的点了点头。

实际上,半月都是他多说了。

‘九老线图神火印’的祭练之法都是现成的,当初在茅山藏经阁的时候,借助前人经验,在青铜镜帮助下,他早就参悟透了。

现在照葫芦画瓢,自然不难。

更何况‘火灵髓’作为洞真中品的灵材,可以容纳六层宝禁,现在只祭练四重宝禁,自然要容易的多。

以他的炼器水平,以及‘神火令’修为境界,有青铜镜辅助,若是不间断,三日就能炼好。说半个月,只是徐君明并不打算把时间耗在上面。

对他而言,炼器始终都是修炼之余的爱好;练气吐纳,增进法力;参悟大道,增长道行;才是根本!

“师兄,果真半个月就能行?你可别勉强,我不着急要!”

“你只管半月后来拿就行!”

看他信誓旦旦,刘德化也不好多说什么。交代了几句后,半信半疑的走了。

关上房门,徐君明看到桌上的‘火灵髓’,眉头一皱。

“不对啊,听师父说,陈笑风师叔,乃是本派仅次于执法堂钱定林师叔祖,‘尊’字辈太师叔郑琼,排名第三的炼器大师,来之前还让我多多请教,怎么他的徒弟,还来找我炼制本命法器?”

“看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!”

不过徐君明也没打算退回去,毕竟这件事对他也有好处。

……

来到前厅,看到自家师父站在柜台前,刘德化连忙走了过去。

“事情办好了?”

“是!不过有点意外!”

“什么意外?”

“他说只需半月,就可以炼好!”

“半月?”陈笑风一皱眉,“你跟他说过要祭练四层宝禁吗?”

“这么重要的事,徒弟怎么可能不说。而且最后我还特意问了一遍,他还是说半月便好!”

沉思片刻后,陈笑风眉头一展,微笑起来。

“有意思,那就等半个月吧。我倒要看看这位师侄的成色,是不是像他说的那么足!”

……

重新用封印符,封住房间。徐君明把三百炼赤铜,三百炼白铁,火灵髓,紫灵白火,一一摆在自己面前。

深吸口气,默念清心经,口诵八大神咒,直至心灵澄澈,百念不生后,法力牵引,把火灵髓托到三尺外,与胸口平行的地方。

借助青铜镜破妄存真的能力,把火灵髓内部所有结构看清后,双手一挥,四道锋利的辛金之气,从四个方向切下。

徐君明动作很快,一块块多余的火灵髓掉落,一方龟钮大印逐渐变得清晰起来。

最后在底下阴刻好‘九老仙都神火印’九个小篆后,吁了口气。

一招手,把做好的印章拿在手里看了看。

“这龟钮好像丑了点!”

跟着四目学道三年多,他也接触过雕刻。不过道家雕刻,到底不为了卖钱,只要具备其形就好,不求多精美,所以徐君明并未深研!

雕刻这东西,想要提高水平,需要时间去练,他现在还差得远。

把玩一番,暂且放下。

手中法诀一变,紫灵白火光芒大涨,炙热的白色火焰包括住了三百炼赤铜和白铁。

时间不长,赤铜和白铁慢慢融化,混合为一团青色液体。

徐君明神识配合法力,逐渐把液体拉长,变为一件五尺高的莲花灯盏!

撤去紫灵白火,青色液体逐渐凝固下来。

徐君明手中法诀不停,一道道手印飞入灯盏。

渐渐地,温润的淡红色光芒从莲花灯中泛出。随着禁制越来越多,赤色光芒也越来越盛。

‘嗡’一声,三条法禁圆满后,莲花灯光华收敛,恢复了青铜色。

右手一挥,锋利的辛金之气在手指粗的灯杆上划过,‘紫阳灯’三字小篆,出现在上面。